主頁 > 管理文庫 > 創業中心 > 女性創業 > 最火App背后的女人——魔漫相機任曉倩

最火App背后的女人——魔漫相機任曉倩

2013年,任曉倩團隊推出的魔漫相機創下單日新增300多萬用戶的記錄,在80多個國家的App總排行里排名第一。微信老大張小龍驚呼:“你們的增長速度太刺激了!”也就是在2013年的下半年,魔漫相機在短短幾個月內連續獲得兩輪投資。

魔漫相機不是任曉倩團隊開發出的第一款產品,但卻是最接近她創業初衷的產品:能夠幫助人們表達幽默和個性,給生活創造更多快樂。魔漫相機至今幾乎沒進行任何盈利方面的嘗試,任曉倩的答案乍一聽幾乎理想化到任性,“只要能不收費就不收費。”

減法減出來的爆款

本來和團隊說好,用戶突破100萬,就帶大家到五星級酒店暴撮一頓。可還沒來得及準備,這一刻就始料未及地到了。任曉倩向團隊成員一公布,大家有點傻了,此時距離這款產品正式上線還不到30天。

魔漫相機在2013年推出。6月份先推出Android版本,9月份推出的iPhone版本在第4天就登頂App Store免費榜。上線6個月,注冊用戶達到6500萬。

這樣爆發式的數據使人們對魔漫相機的贊譽和不解齊飛。圖片處理類軟件,為什么單單它突然火成這樣?有質疑者猜測,要么數據摻假,要么其實是花了大錢做了推廣。也有人擔憂,會不會火一把就死?

“魔漫相機現在6500萬用戶,海外用戶占一半,這里是完全沒有任何手段的,我不可能影響那么多國家、那么多語言、那么多的人。”被問得多了,任曉倩就這么解釋。這個增長的速度讓他們沒想到,但為這個目標,他們其實準備了5年。

5年來,很長一段時間,她和合伙人自己養著團隊。在做出魔漫相機并在其火爆之前,投資人是很有顧慮的,不僅因為這是一種新的模式,任曉倩甚至感覺到,這與她女性創始人的身份也有關系。

魔漫相機不是任曉倩團隊做的第一款產品。2008年,公司初創時的業務主要是制作個性化漫畫禮品,然后賣給國內大型國企和外企。2010年時,任曉倩爭取到上海世博會做個性護照的機會,但當時的技術還是比較依賴手工繪制。世博會上巨大的客流凸顯了當時的技術瓶頸。“太慢了!”這逼著他們盡快尋找技術突破。

那段時間他們瘋狂地進行技術改進,終于把個性化護照制作的時間從10分鐘縮短到10秒、5秒,完全自動化。

這時,任曉倩做了一個決定,停掉線下業務,轉向2C模式。相對于2B業務幾千萬元的天花板,2C業務的想象空間顯然是更大的。任曉倩開始考慮開發App,用軟件的形式實現傻瓜化的操作,使用戶自己就可以制作漫畫形象。

但這一步跨得太大。

他們隨后推出了兩款產品:漫畫微博、小人兒說。現在來看,這兩款產品的技術都還是很超前的——都是把語義轉化成漫畫的手機客戶端。比如,用文字或者語音輸入“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客戶端就產生符合語義的漫畫。他們還憑借“小人兒說”這款產品,獲得了《創業邦》雜志舉辦的創新中國2013春季賽總決賽的“創新之星”大獎。

這兩款產品聽起來都很美,但結果是用戶并不買賬,反響平平。后來總結出原因:技術難度太大,實現效果不夠豐富,用戶操作也并不簡易。

在后臺實現上,這兩款產品其實是將人像轉化成漫畫的技術和語義識別技術疊加在一起。既要有豐富的漫畫素材,還要把語義和漫畫對應起來,再把人像轉化成漫畫。這幾項技術還都需要他們自己開發。而且,由于疊加,受限于目前語義識別技術普遍的發展水平,人像轉化成漫畫的技術不能充分發揮出來。

于是,任曉倩決定往回收一收,立足最基本的圖形制作需求,集中于人像轉化成漫畫的技術,開發魔漫相機。團隊把主要研發精力放在提供豐富、精美的漫畫素材,簡化用戶操作上。

“我們開發產品的思路是做減法。最開始是希望能讓用戶更多地發揮創作積極性,結果做得像一個專業軟件,其實增加了用戶操作的難度。所以魔漫相機就做得非常簡單。”任曉倩說。

一減就到極簡。魔漫相機的1.0版本只有15張素材圖。

做減法的不光是產品,還有任曉倩自己。“這5年間,我也曾反復想過要怎么賺錢,講投資人愿意聽的故事。但這個時候我反而更迷茫,不知道未來會成什么樣,因為我感覺離我的創業初衷越來越遠。所以當我回歸到我要成為誰,最初創業的原因是什么,而不是看別人認同的模式、方向的時候,我反而覺得清晰了。”

賭場里確定的創業方向

在回國創業初期,任曉倩拿到過一筆天使投資。直到魔漫相機迅猛增長之后,2013年下半年,才又相繼有兩輪融資進入。“在移動互聯網行業,女性創業者不太多。這個時候最好忘掉你的性別,把自己當成一個透明的、追求夢想的人。超越性別的內心力量會影響到別人。 ”任曉倩說。

如果硬要劃個圈子,從學習經歷上,任曉倩應該屬于藝術圈,但她與這個圈子背道而馳。她3歲開始學習油畫,大學時考到中央工藝美院學習平面設計。“我是一個邏輯思維很強的人,理科成績也不錯,因此我不太適合當一個純粹的藝術家。”

平面設計的學習讓她開始頻繁地接觸電腦設計,這種具有顛覆性、能快速看到效果的技術讓她非常著迷,也為她一直以來的困惑提供了一個解答,“我就算成為頂級的畫家,也只是限于自我表達,給小眾的人群欣賞。但如果能把藝術和技術結合,讓藝術被更多的人接受,它也許能影響人們的生活方式。”2004年,任曉倩到加拿大念軟件專業研究生。

任曉倩的家境不錯,但她在加拿大沒有花父母的錢。一方面有獎學金,另一方面她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并在兩年之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她到加拿大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個為北美沃爾瑪做個性化禮品定制系統的公司里做設計。那時,她剛到加拿大不久,還沒有工作簽證。她拿著自己的作品去應聘,還提出可以不要薪金。對方很欣賞她的藝術功底,給了她offer。這個工作需要一些編程的能力,任曉倩晚上回到宿舍,開始自學編程。一兩個月之后,已經完全能應對工作中的編程需要。到加拿大半年之后,她順利地拿到了工作簽證。

這份工作讓她了解到個性化禮品定制的巨大市場。2006年,任曉倩在加拿大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專門做沃爾瑪個性化禮品制作的設計環節。這個過程,也讓她發現了潛在的機會。那時,沃爾瑪最火的技術就是把真人的臉嫁接在一個卡通的身體上面,但任曉倩覺得出來的圖像效果并不十分好看,“因為照片太真實了,印出來也比較灰暗。我當時就想如果插畫更卡通、更幽默,市場可能會更大。”

其實在當時,任曉倩還可以有其他的創業選擇。比如留學咨詢,這是2008年前后,在金融危機下依然堅挺的一個行業,可見需求有多大,而且任曉倩在資源等各方面都具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做這件事。但是她沒有選擇這個方向。“我一直都特別想創業,覺得只有這樣,才可能超越我的父輩。”她想做一件全新的事情,做變革者。

2008年,任曉倩在國外遇到了現在的合伙人黃光明。后者精通計算機技術,在國外學習、生活了20多年,在硅谷的創業環境中待了6年。

任曉倩說:“我知道他也一直特別想創業。”于是,兩人的合作在國外一家賭場里敲定了。

因為賭場是24小時營業又免費的地方,他倆就約在那里聊了很久。任曉倩當時特意拿了一幅挺漂亮的圖對黃光明講:“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每一個人都可以創作出這樣的作品,而且每個人自己都可以是其中的一個角色?”

這個目標讓黃光明動心,“我以前在微軟工作過,做過很多誘人的大項目,但風險大,成功幾率小。一些面向大眾的小項目能解決實際需求,成功幾率反而比較大。”于是,2008年,兩人回國,合作創業,創立了百舜華年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目標就是做可以將真人圖像制成幽默漫畫的產品。

技巧都是浮云

很多人都想知道他們到底用了什么妙招,讓一款App火到如此地步?也有質疑,這個產品能火多久?任曉倩幾乎都回歸到創業初心、做產品的本心來面對這些問題。

魔漫相機的迅速火爆,有些出乎意料,但并沒有造成措手不及、手忙腳亂的局面,“只是把原計劃中新功能推出的時間節點提前了,需要提前釋放出來。”任曉倩說。

2013年11月,魔漫相機推出動態漫畫功能。這個功能其實早在2012年就已經開發出來了。其他的功能也一樣,至少保持著一年的提前量。

“按照現在這種快速發展的狀態,我覺得我們現在必須要保證有兩年的開發提前量。同時,隨著4G的出現、硬件的進化,魔漫相機的功能設計也在隨之調整。”任曉倩說。

他們之前做小人兒說,雖然市場效果不理想,但獲得了多項技術專利,實際上在技術能力上做了儲備和檢驗。同時,從2008年以來,無論是手繪還是自動化,其實在漫畫素材上也已經做了大量積累。因此,能支撐現在的超前開發。

但有了之前的教訓,魔漫相機的新功能幾乎是踩著用戶的需求點陸續推出。在魔漫相機團隊內部有一個小組專門負責收集用戶反饋,通過App上的反饋功能和官方微博采集用戶的意見。他們尤其注重核心用戶的聲音,比如“90后”用戶。

魔漫相機的推出和功能更新是Android版和iPhone版并行推進、交錯更新,這兩個市場之間也在相互刺激。

這是個意外的收獲。任曉倩事后總結,他們在根據用戶反饋做功能更新的時候,可能恰好把握住了一個很好的節奏,在一定程度上產生了饑餓營銷的效果。

安卓市場因為手機等機型版本太多,所以總是盡可能頻繁地發布新功能,尤其在早期做到了這一點,所以比較容易排在前面。這也給iPhone用戶帶來了期待;而iPhone版本因為審批的時間較長,新功能推出很難快起來,所以他們非常重視App Store一年兩次的加急機會,總會把它用在比較關鍵的時候。

同時,尤其在排名出現可能下滑的跡象時,他們及時發布新功能來撬動增長,可以更好地保持排名成績。這在iPhone市場尤其重要。魔漫相機iphone版本的多語言、本地化大多就是在這樣的時間節點上推出的。

但對用戶需求的拿捏并不是每次都會那么準確,盡管已經有小人兒書的經驗在先。“產品研發時考慮特別周全,給用戶過多的選擇,其實往往會落入陷阱。因為當用戶看到多個選擇以后可能反而倒什么都不用了。因此,最好是用戶想要1就只給1,簡單直接。”

于是,遇到被要求分享經驗的場合,任曉倩總是特別謹慎。“在操作層面,涉及戰術方面的事情,根據具體情況會有不同的方法,而有時這會是把雙刃劍”,所以她更愿意去講做產品的初心、講創新。

很多人說,這太虛了。但她覺得,這是一切方法論的根源。“一年前,我還會講技巧,但后來發現它最終可能只有20%的效果,而且不長久。反而你的原始動機會感染更多的人。我覺得真正能做成一個大事情的人,是一個變革者,而變革的力量從哪里來,只有你自己知道。”

能不收費就不收費

任曉倩以一種看似近乎全然感性的方式在做商業。

她用表達初心的方式去和用戶溝通。當魔漫相機在海外80多個國家排名第一的時候,一些對中國App不了解的國外用戶懷疑魔漫相機是個病毒軟件,所以選擇卸載。當時,任曉倩就在App里附了一段話,大意是:我們是一群年輕的藝術家和開發者,只是懷著一個最純真的夢想,希望把快樂傳播給世界的每一個人。為此,我們也在快樂地工作著。她感覺,這段話讓一些用戶愿意嘗試著接受魔漫相機。

魔漫相機火爆之后,很多人提出,沒盈利模式,叫好不叫座。

魔漫相機也曾設想過嘗試付費表情模式,這在海外市場并不是一件難事,也已經被Line證明是一個可行的方式。他們甚至都已經想好,魔漫相機的表情將分為付費的和免費的,付費表情集里的背景素材比免費的要更多樣一些,每個集合國內定價6元,海外版1美元。

但這個想法后來也沒有實施。原因是國外的用戶對中國的App的信任度不夠,有些人甚至認為中國的付費App會趁機盜取他們的信用卡信息。所以,任曉倩決定,拿掉收費,“就做一個單純的創造快樂的產品就好了”。找上門來的植入廣告的需求,更是在一開始就pass掉了。

包括現在,也還有很多淘寶店主使用魔漫相機來為自己的顧客制作個性化產品的圖案。為此,很多人建議,可以設定一些收費或者注冊門檻,但任曉倩沒有采納。“我覺得挺驕傲的,因為我為一個行業提供了價值。我就是想體現這種快樂帶來的價值,這個錢是不是我賺的都無所謂。”她甚至把附在效果圖里的魔漫相機字樣水印也去掉了。“我可能不是一個很成功的商人,我只想做這么一件事兒,就是追求夢想,這個價值可能超越時代和技術變遷,有一天你會看到。”

黃光明對魔漫相機的理解以一種更為理性的方式表達出來,“魔漫相機不是活動,而是一個產品。從產品思路考慮發展,這必然是一個連續性的過程,我們也不會做一件事到此為止的。活動型App像游戲,在目標完成后就沒有后續的需求了,或者就是某種商業活動的App化,時效性、階段性很強;而產品性質的App可以滿足人們在生活中的長期需要,并且有很強的延展性和衍生性。”

2013年,魔漫相機在蘇州和杭州開設了線下店。任曉倩的另一位合伙人對線下業務非常有經驗。于是,有人認為魔漫相機要走線上和線下結合的模式,把線下作為一個變現盈利的方式。

“魔漫相機的線下店只是體驗店,借此最直接地去面對用戶,了解用戶的需求、感受和想法,并沒有考慮線下是一個商業模式。魔漫相機最主要的部分還是線上。”任曉倩強調,“很長一段時間,我希望只要能不收費就不收費。”

魔漫相機總是被拿來與百度魔圖、瘋狂猜圖、Instagram等圖片應用類比。顯然,這一類產品的火爆證明,單純自拍的應用即將過時,注重個人創造才是圖片應用的趨勢。

任曉倩對魔漫相機的定位是,“就像打字、語音作為底層技術來滿足底層需求,所有需要用圖片表達的地方就可以有魔漫相機的存在。只是創造一個美好、快樂的圖像世界,把這個事情做好就行。”

這樣的界定,顯然比其他幾款火爆一時的圖像軟件要更寬泛一些:瘋狂猜圖更像是在特定場景下的應用玩具,百度魔圖更應該放在百度整個的圖像技術類產品體系中考量,Instagram類應用依賴于或內或外的社交基因。魔漫相機顯然更偏工具性,它不需要通過特定場景等來提煉需求,最后比拼的落點是功能、質量。

 

來源:《創業邦》雜志  文:沈凌莉

 

信息就是生產力,有效才是硬道理!對于內容,我們一直在追求精益求精,CEO主編以開闊的視野、全新的思維、遠見卓識和敏銳的洞察力帶您突破信息迷霧,每日獨家為您提供最有價值的權威管理資訊。打開微信,掃描關注,成就卓越領導者!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EO中文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熱門話題

摇钱树论坛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