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管理文庫 > 創業中心 > 女性創業 > “神仙姐姐”成長記——咖啡之翼尹峰

“神仙姐姐”成長記——咖啡之翼尹峰

尹峰特別喜歡“陳歐體廣告”里的一句話:“你只聞到我的香水,卻沒看到我的汗水。”

像往常一樣,尹峰在咖啡之翼位于北京世茂百貨的店里吃晚飯,這時一位服務員過來告訴她:“尹總,有位客人想要您的簽名,好像是個大學生。”尹峰出去看了下,一個剛剛畢業半年的大學生,想請尹峰在他的畢業證上簽個名。

“這怎么行?畢業證這么嚴肅的證件怎么能簽上我的名字!”盛情難卻,尹峰和他拍了張照片。

對于這里的店員來說,這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事情了。他們的老板不僅僅是位創業者,還是個明星。自從天津衛視《非你莫屬》節目火爆以來,尹峰就成了咖啡之翼的代言人,她的名頭甚至比她的公司還要響亮。“曾有一對新疆的父女,花了一年多時間,用各種時尚雜志的彩頁,組拼成一個和我一樣高大的五彩花瓶寄到公司來,瓶身上的拼字是我愛咖啡之翼神仙姐姐。”尹峰很感動地說。

漂亮、有氣質、有知名度,還是個擁有超過20家直營店、50家加盟店的連鎖餐飲創業者,在新媒體時代,這本身就組合成了一個可以被引爆的傳播點。被粉絲稱為“神仙姐姐”的尹峰,最喜歡的一句話卻是陳歐在那段著名廣告里的自白:“你只聞到我的香水,卻沒看到我的汗水……路上少不了質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樣?”

“表面上看,我是個白富美,光彩照人,但我首先是個創業者,干的又是最接地氣兒的服務行業。”尹峰說,“咖啡之翼走到今天,是因為我和團隊摸爬滾打的堅持和付出。”

身邊的三種人:高富帥、土豪、屌絲

自從加入《非你莫屬》BOSS團之后,尹峰每個月要騰出6天時間錄制節目,從早上9點開工一直到半夜,每天錄兩期,到現在已經超過500期了。在以男老板為主的BOSS團里,尹峰給觀眾留下的印象是“有理、有利、有節”:喜歡站在求職者的立場考慮問題,沒有那么咄咄逼人。

在尹峰2010年加入節目組之初,咖啡之翼僅僅在長沙有14家店面,還未在真正意義上走出湖南大本營。但隨著《非你莫屬》的火爆,知道咖啡之翼的人越來越多,這就形成了一個奇怪的悖論:名聲在外,但顧客找不到店面。

“尤其是北京和天津,前者是首都,大部分老板的公司也在北京,所以影響力大,而天津是《非你莫屬》節目的‘娘家’,收視率極高。”尹峰說,“從2012年開始,我們就考慮把管理總部遷到北京,把北京和天津作為咖啡之翼走向全國的始發站。”

尹峰把北京的第一家店選在了世茂百貨。她看重的是,這個地點位于工體和三里屯之間,是北京新消費文化的“集散地”。但當她和世貿地產的負責人洽談入住事宜的時候,對方告訴她,店鋪裝修必須兩個月之內完成。尹峰說沒問題,保證按時入住。

簽完合同后,這位負責人請尹峰吃飯,還略有不安地問:“尹小姐,咖啡之翼是您的主業還是副業?”尹峰說當然是主業了,干了12年了。“那就好,總看您上電視,還以為是明星玩票呢!我真擔心咖啡之翼影響了我們開店的速度。”最后,咖啡之翼只花了50天就裝修完畢,并成為第一家進駐世茂百貨的餐飲企業。

而讓尹峰一直哭笑不得的是,不少人都以為是在《非你莫屬》之后,咖啡之翼才橫空出世的。“我們進軍北方市場,有點像當年牛根生做蒙牛的路子:先做市場,再做產品。”尹峰說,但我們在長沙10多年的經營、摸索,其實已經積累了足夠的經驗。

2013年是咖啡之翼歷史上唯一沒有開直營店的年份,因為這一年他們接了50家加盟商。“雖然在同一個品牌下,但直營與加盟的擴張方式、管理方式,對連鎖行業來說差別很大,我擔心兩個同時做對我們的挑戰太大,所以就在去年暫停了直營,專心專意做加盟,說白了,就是摸索怎么更好地建立咖啡之翼的服務體系、管理體系,通過數據來運營,而不是簡單的人力投入。”尹峰說。

在《非你莫屬》BOSS團里,尹峰是白富美老板,身邊的其他男老板基本也都是高富帥,而她每天打交道最多的人,其實還是員工或合作伙伴,用互聯網的說法,這兩類人不是“屌絲”就是“土豪”。也就是說,尹峰要經常在幾種工作模式之間不停切換。

尹峰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從小就是大家閨秀,所以當她成了老板之后,依然習慣“一本正經”地端著。在長沙開了幾家店之后,隨著管理半徑的增大,她發現與員工的溝通經常出現問題。“我總是用很專業、很文氣的語言向那些端盤子的員工指出問題,但他們根本就聽不懂,我講完之后問題依舊。”尹峰說,“后來我發現,是自己出了問題,必須得改,要用員工聽得懂的語言和他們溝通。”

而在以互聯網老板居多的BOSS團里,尹峰認為自己對《非你莫屬》節目的最大貢獻就是改變了人們對餐飲這個最傳統行業的認識。“一開始有些老板經常嘲笑我是開飯館的,我就回擊他們:你的公司幾年了?你的公司盈利嗎?”

在尹峰眼中,貢獻之二就是改變了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結構。借助這檔節目,尹峰招來了大批高等學府畢業的大學生,這在以前,根本就不太可能。“傳統觀念里,中國餐飲服務業的門檻低,員工學歷普遍不高,讓很多大學生甚至海歸趨之若鶩,這可能嗎?”

有很多年輕人,千里迢迢投奔咖啡之翼,就是為了在咖啡之翼工作,也有在父母、家人的護送下來到咖啡之翼的。“現在的年輕人大部分沒什么社會經驗,看問題比較簡單,覺得神仙姐姐看上去很光鮮,就以為進了咖啡之翼自己一定也是如此,通常我都會和他們深談 ,讓他們知道,凡事都有一個過程,而你看到的光鮮只是結果不是過程,想走捷徑只學結果不學過程,這事兒基本不可能。”尹峰說。

賣的不是餐,而是社交

用尹峰的話說父母都是“又紅又專的老共產黨員”,對她的期待完全不是富貴,而是一份能充滿書卷味兒的穩定、體面工作。在尹峰填高考志愿的時候,父母就替她做主選擇了當時最熱門的國際貿易英語專業。大學一畢業,尹峰遵從父母的意愿,進入了大國企。

但尹峰在大學走的就是文藝青年的路線,所以即使畢業進了體制內,身邊的朋友還是那個圈子。當時她在長沙的各種“局”,基本都是當地的各大報刊、出版社、電視臺、書畫界、音樂影視等文化圈的朋友,這些朋友把尹峰當成了圈子里的一個重要“智囊”,就是看中她點子多、想法多。

在兩家國企工作了幾年之后,創意無限的尹峰終于耐不住朝九晚五了,決定創業。她說上學開始就愛看《21世紀報》,報紙經常提到的連鎖這個概念很吸引她,于是最早創業選擇的就是一個意大利服裝品牌的加盟,和一位女朋友共同來做,尹峰負責選貨和店面設計,尤其是后者,展現出了尹峰極敏銳的商業審美。“櫥窗的服裝怎么擺放、需要在衣服上增加什么配飾、如何不斷調整變化吸引眼球,我很有熱情地琢磨這些事情,覺得好玩。一年下來,我們真賺了一大筆錢。“尹峰說。

2000年的時候,尹峰決定做咖啡館。一個動因是,他們這些朋友聚會,很難找到一個適合社交的餐廳:要么太吵,要么調性不夠。這時南方有一家新崛起的中西丨餐廳,進入了尹峰的視線。這家餐廳打的是西餐招牌,有足夠的調性,尹峰很快就與對方簽訂了加盟協議,而且是排他性的。

但一做起來,尹峰發現與自己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菜做么做、服務流程怎么設計、員工怎么管理等,尹峰作為老板完全不work。她決定親赴廣州,去總部做實習生。當時這家連鎖的老板告訴她,來可以來,但有兩個條件:一是要穿綠茵閣服務員的工作服,二是其他員工干什么,尹峰就干什么,不能開小差。尹峰信誓旦旦,說沒問題。到了廣州她直接入住五星級酒店,轉天就去上班。

第一天下來,尹峰幾乎就受不了了,回到酒店累趴在床上,沒這么長時間走路的經歷,腳上打出四個泡,當即就委屈得哭了,心想干嗎這么給自己找罪受啊,開始動搖,要不要在這里堅持下去,糾結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醒來,想了想,是自己選擇的,也不好意思反悔,咬咬牙貼上創可貼又上班去了。就這樣,就真堅持了一個月。之后回到長沙,感覺自己象個專家,充滿了自信,當年這家長沙最大規模、最招惹眼球的1600平方米咖餐廳就實現了盈利。

作為加盟商,有利的地方就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很多事情其實可以不用自己太操心,但尹峰偏偏不是這種人,她總是有各種稀奇古怪的新想法,給總部的人好大壓力,感覺不是在做加盟,而是自己在創另一個品牌開直營店。到了2003年,尹峰的加盟合同到期解約,她決定做屬于自己有個性的咖餐廳。

這個消息讓很多長沙“土豪”欣喜若狂,因為這意味著不受尹峰的“排他性條約”約束了,可以自由加盟她放棄了的品牌,很短時間內,多家西餐咖啡廳就在長沙城豎起招牌。當時有朋友問尹峰,你不擔心嗎?

尹峰知道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那就是圈子。這個圈子的核心是媒體人,而且都是在長沙乃至湖南響當當的人物,從湖南各大電視臺的領導,到明星節目的主持人,都是尹峰多年的“死黨”。

這次創業正好趕上尹峰生第二個孩子,產后第28天,她開始為咖啡之翼造勢,連續舉辦了多場大型活動。她首先請來了著名主持人何炅、馬可,為咖啡之翼錄制“店歌”,完事又請人從日本把歌曲制作成當時國內還未流行的小光盤,重新包裝,大概制作了1萬張這樣的光盤,送給身邊的朋友。同時參與超女前身、湖南衛視明星學院的節目錄制,把最終獲獎的歌手請到咖啡之翼,包裝成類似歌迷見面會的形式。這一系列活動讓咖啡之翼迅速成了長沙文化圈的新地標,很多節目組干脆把咖啡之翼當成“御用錄制場地”。

但隨著店面越來越多、生意越來越火爆,尹峰開始覺得有底氣了。2006年,銀行要拍賣她第一家店所在的那幢市中心的寫字樓,6000多平方米起價不到1000萬元。尹峰想到的是,如果把它買過來,可以把它打造成自己的烏托邦,打造成一個長沙最時尚的小資文藝范兒場所。她想都沒有想價格,直接就參與了競標,最后以近3000萬元的價格拿下這幢樓。

回到公司,她才問財務帳上有多少現金可以抽調,財務告訴她,遠遠不夠!當時正好還有兩家大店在建要投1000多萬元的資金。這下尹峰急了,挨個給朋友們打電話借用周轉資金,雖然得到很多幫助,但還是有缺口。最后,尹峰的姐姐建議把全家人包括父母、姐姐和自己的全部房產都抵押給銀行,才算了結。“當時看到爸媽簽字的樣子,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尹峰說,自己只顧往前跑,把全家人都置于生活的危險邊緣,沒選擇,咖啡之翼這個事必須做好。

之后很快用銀行貸款的錢還給朋友,再用咖啡之翼的流水還銀行。更幸運的是,2006年年底中國房價開始瘋長,那幢樓意外大升值了,尹峰把其中幾層租給了7天連鎖酒店,又增加了一大筆收入。

通過這個事,讓尹峰意識到,做企業絕不能只靠腦子發熱的激情。后來咖啡之翼在長沙的開店成本,從不理智的1000萬元陸續縮減到百萬級,而尹峰開始進入管理者的角色。直到2012年,咖啡之翼才在北京、天津開設直營店,2013年才開放加盟店。“有人看到我這兩年光上電視了,其實我們一直在積蓄力量。”尹峰說。

2014年,咖啡之翼將會推出一個新品牌:mini翼,是一個更年輕、更時尚的品牌。尹峰說,就是要做中國人工作、生活之外的第三空間。“中國人比較內斂,不像西方人那樣,喝杯咖啡就行了,我們的社交活動總是需要借助一定的媒介形式,咖啡之翼之所以是咖餐廳,就是要通過中國人習慣的餐飲品類來形成社交媒介。” 而讓尹峰驕傲的地方在于,作為南方咖餐品牌的咖啡之翼,來到北方居然站穩了腳跟。“你看看其他純南方的咖啡連鎖,大部分鎩羽而歸。”

尹峰說,現在最幸福的事情是坐飛機,因為能睡覺。“我現在每天睡6個小時就不錯了,大多數情況下也就是4個小時。”一位現在某跨國公司擔任高管的同學曾這樣對另一位同學說:“尹峰是我們同學當中最嬌小的一個,但你知道她為什么現在的事業要超過很多人嗎?因為她對自己認定的事情總是要個結果,不僅說了,而且做到底。”

 

來源:《創業邦》雜志  文:一言

 

信息就是生產力,有效才是硬道理!對于內容,我們一直在追求精益求精,CEO主編以開闊的視野、全新的思維、遠見卓識和敏銳的洞察力帶您突破信息迷霧,每日獨家為您提供最有價值的權威管理資訊。打開微信,掃描關注,成就卓越領導者!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EO中文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熱門話題

摇钱树论坛一码中特